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柏国槐欢迎您

认真执着 不言难不言败 不放弃不丢弃 给人快乐 滋润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忠厚诚信,刚毅坚强,富有正义,热心助人,做事认真负责,执著,爱好广泛,喜爱运动健身,性格开朗,乐天大观。人生经历简单,上学,参军,从警,现退居二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父亲节话父亲  

2017-06-17 22:22:2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心中我一直认为:父亲就是一座山,一个永远打不垮压不断的坚挺的脊梁。母亲就是大海,有点风就能掀起波澜壮阔的巨浪,稍后就风平浪静,可以容纳百川。父亲母亲都是伟大的!
    我的父亲,是1940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于1978年离休。他一生特别清廉,清廉的在城里没有谋一片瓦、一寸土,离休后就回到山东郓城农村老家居住。
    1993年夏天,我的父亲突发脑血栓。我当时居住在山东鄄城,任公安局副政委,由于郓城农村老家居住偏僻,电话也不通,待老家人送信给我,已经是得病半个多月了,又由于农村缺医少药,错过了最佳医治的机会,落下了后遗症,半身不遂,还有前列腺肥大,尿失禁等症状。我知道后马上赶到郓城把父亲接到身边居住,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在城里住两间主房一间配房的平方小院,虽然不够宽敞,但是,毕竟比农村各方面的条件好了许多。我同老伴很快把老父亲送到医院治疗,连续输液近20天,我与老伴轮换守在身边护理。病情虽然得到了抑制但是也没有得到根本好转。
    同老伴又商量请来全县知名的80多岁的曹老中医和中医院院长中医专家医治改吃中药。我每15天去医院给父亲调一次药方,那时候我与老伴一个在公安局一个在监察局都忙于办案等工作,幸运的是,那时我母亲身体很好,煎汤药的事基本全管了。为了让父亲恢复健康,我都抽出时间用三轮车带着父亲去医院做检查,别人都说公安局这么多车你不用,还自己蹬三轮。我说:办私事不能用公车这是规定,我要带头遵守。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每年的春秋两季,我都请医生根据父亲的病情输液两次,每次半个月,我每次都是把药和液体成批的买好,把医生请到家里输液。一方面父亲不用反复动地方,痛苦的来回在路上折腾,再者我也不耽误工作。就这样,连续过了四年,西药服了不老少,中药吃了1000多付,父亲都以求生的强烈欲望,坚强而痛苦的挺了过来。但是,病情仍然没有根本好转,1000多付的苦药水也让父亲喝的再也不想着喝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父亲的病情越来越重,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也就越来越不愿意活动。
    我们就坚持搀扶着他在院子里遛弯,每天给他按摩胳膊和双腿,让他舒服一些。我们的家属院是老平房子,用的是公共厕所,偏瘫病人入厕大便是个大问题,我就搀扶着他一步一步的挪到厕所,帮他解下腰带脱下裤子,便后再搀扶他回家。为防止我们不在身边,万一摔倒,我就在厕所给父亲固定了一个蹲位,在前边挖了坑栽了一个立柱,这个柱子后来父亲不用了,别人还用了很长时间。
    日月如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父亲两条腿越来越抬不起来了,即便搀扶着也没有力气走出我家的小院,总是爱坐着,打不起精神来。常规用药,医院规定一次开三天的,对于我父亲这种情况特例给一周的,我照常每周给父亲取药。为了提高父亲的生活质量,减少痛苦。因父母爱听京剧、豫剧,我就给他们特意买了vcd碟机,给他们租影碟观看。由于坐沙发难于站立起来,长期坐椅子有些不舒服,我就给他买来竹藤椅。为了解决尿频尿急的问题,我四处打听,就到市医药器材门市买来几个男士用接尿器,每天倒换着用,用坏了再买新的,一直坚持到去世。大便不方便入厕,我就找木工量身定做了一把实木的解除大小便的靠背木椅,坐上即稳当又舒服,又给他买了一把折叠的,便于出门用。老是闷在家里时间长了,对他心理和身体健康没有好处,哪么如何让父亲走出去,看看外边的风景,多与熟人、与老同事、老人交流,让他心情舒畅些呢?我与老伴商量给老父亲买一辆轮椅,1996年的时候,我们老家还没有卖的,老伴就称出发学习的机会,在济南花600多元买了一辆,搭乘长途公交车运回家,父母和全家看到都非常很高兴,也心疼我们舍得花钱。母亲推着父亲出去遛弯,逢人就夸我和老伴孝顺。我工作虽然很忙,好在公安局离家不太远,星期天节假日不忙的时候,我就推着父亲出去活动,天热了找阴凉,天凉了就晒太阳。回到家里,就给父亲按摩。
    人间有情,病魔无情,人间有爱,病魔无爱,孝心一直与病魔抗争,抗争!爱也好,孝也罢还是抗争不过人有生老病死这一自然规律。患脑血栓之后第七年头,也是最后三年,还是被病魔打倒了,父亲白天坐在藤椅上,整天有气无力,几乎是一动不动,闭着双眼,不想说话,放倒在床上,放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自己无力翻身,躺倒床上就不愿起来,无论吃什么东西也是喂一口吃一口。为了让父亲能舒服一点,能坐起来,能翻翻身,避免长时间一个姿势长褥疮增加痛苦。我与老伴商定又从兖州市一家军队医疗器械厂家给父亲买了一张双摇的护理床,这样,身体比较胖的父亲通过手摇就能轻易地坐起来和翻身了。
    人一旦病倒,久而久之,只添病不添好。父亲躺在病床上慢慢的,皮肤松弛了皮下失去了弹性,压迫在哪里哪里就是坑就是洼沟,每天坚持给他按摩来缓解。脊背瘙痒,每天给他挠痒痒。腋下、股沟、裆部潮湿,每天给他擦洗、涂粉。昼夜不停地两三个小时给他翻身一次,喂他喝水,都是变着法儿给他调剂生活,均衡营养、增加营养。夏天湿热的很,靠风扇也不起太大的作用,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脊背与臀部还是不断的长出一小片一小片的褥疮,我和老伴就买来药给父亲清理、消炎、上药,请医院的护士长传授护理知识,给父亲清理消炎后,用鸡蛋内皮贴上很快就长好了,褥疮好了不几天又长褥疮,反复性很大,这里好了,换一块地方又长,我们就反复料理。接尿器是橡胶的,不通风,我就每天给父亲清洗、撤换。大便干结,解不下来,我经常用手抠挖,擦大小便的几块尿布用的时间长了,破烂、糟了,老母亲几次见到我用水洗沾有大便的尿布时都说:“这么脏就别洗了,扔了吧”,我都说:“我们小时候您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我们也不嫌脏啊。这不脏,烂布头更好使”,我妹夫多次半开玩笑的说:“你们一个是公安局长、一个是监察局长,没有一点儿架,佩服佩服。”  我说:“在家里没有局长,要说有官,父母就是官,我们只有孝顺、听从”。
    在病床上躺的时间久了,各项脏器也逐步衰退。由于前列腺增生肥大和炎症小便解不下来,出现尿潴留,我和老伴就急忙到医院把医生请到家里,插上导尿管,尿导出来了,几天后炎症仍不消,渗透到膀胱,出现了严重的尿血。又只好把医生请到家里诊断,开药,取药,医院没有的,再到药材公司购买,连续输液半个月终究好了。时隔不长,又病危,连续四五天不吃不喝,就是用针管往嘴里注水、注奶也无济于事,全都吐出来,母亲和我、老伴、全家人都很着急。打电话给120 ,急救车来了,医生翻开眼皮,挠挠脚心.......问了岁数,得病时间,摇摇头,作罢。母亲也失去了信心,说:就让你爹走吧。我和老伴不同意,坚持有一口气也要尽力救治,我与老伴到医院把内科专家徐遂中请到家里诊治,又请医生把B超级搬到家里来诊断,脏腑功能衰竭......医生开了药,我就与老伴骑自行车到药材公司成箱子的批药,批液体。又连续用药补充液体20多天,父亲就靠液体维持生命,还是没有食欲。在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又与老伴想办法换医生诊治,我又把已经退休的医院老院长沈传生请到家里来诊治,按照新的方案,我再次抓药,把护士请到家里输液,又十多天,父亲睁开了眼睛,说饿,我高兴地几乎流出眼泪,老伴马上给他做饭,父亲将近一个月没有吃饭了,肠胃空空,明显消瘦了很多,要恢复正常吃饭,不能着急,要慢慢来,既要增加营养又要注意均衡,每天喂10多次逐步减少到四五次、三四次,每次少喂一点,就这样又把父亲从鬼门关搬了过来。
    像病危这种情况以后又发生过两次。最后一次,是临终那年,连续几天不吃不喝,还是请专家请退休的老院长,几次到我家里给父亲诊断,开药输液,我每天守在父亲的病床前用针管往他牙缝中间打流食、打奶,强迫性的能咽下一点点,再往后,打进去就吐出来。我与老伴心急如焚,再次到老专家家里请他给父亲看病,他对我们说:看到你们对老人真心孝顺有加,我就再给你父亲看一次。他看后,说我这次就开三天的药,如果没有好转,就不用再看了。三天的药用完了,奇迹并没有发生,又增加了全身痉挛的症状,偶尔说胡话,发生梦幻,说着回家.....回家......回家,声音越来越微弱。父亲终于脱离了病魔,再也不痛苦不受罪了。和我们永别了!
     我的父亲从得脑血栓偏瘫后遗症到去世,整整熬过了10年,特别是最后躺在病床上的三年,就是在煎熬中渡过。这三年中,我记下了一摞10本每本100页的护理日记,记录了父亲吃喝拉撒睡、擦洗翻身说梦话、吃药用药、捶拿按摩挠痒等等无所不包。这三年中,输液用过的半斤、一斤的瓶子足足装了三大蛇皮编织袋,小药瓶装了几箱子。
    父亲走了,我们做儿女、媳妇的该尽心尽力的都进到了,心中无悔无愧,心里坦然,吃饭香甜,睡觉安稳,走路能抬起头。我们所住的政府家属院的老人们自发的聚在一堆,形成一致意见,用黑板报的形式写了一篇表扬我们尊重老人孝敬老人的文章。俗话说:自己说一万个好,不如群众说一个好,这既是在宣传传统文化、孝道的美德,也是对我们的鼓励与鞭策!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